熱門文章
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
發表時間: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自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

加入CPTPP  台灣金融業準備好了!

發表時間:2021-11-08 點閱:1238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Shopify Partners from Burst
 

 
若加入CPTPP,一銀分析,未來國銀申請新金融業務將享有平等待遇,碰到業務爭端,也能透過更好的仲裁機制解決;合庫則看好有助於化解目前許多台資銀行擬進軍的目標國所設置的門檻及限制等問題。

台灣已申請遞件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不只是製造業,金融業也高度矚目加入CPTPP之後對於產業發展及競爭環境的變化。

相較於製造業,金融業所關注的層面更為廣泛,本身除了供應產業發展所需的金流,因此會關注加入CPTPP對於台商在會員國發展的加分效果,或是挑戰之外,金融業本身在台灣加入CPTPP之後,自身的業務發展是否能因此拓寬,或是和其他會員同業之間的關係,甚至包括其他會員國的銀行是否有更多機會來台發展,因而成為台灣金融業者的競爭對手,這些台灣金融業均在密切觀察中。

 
繼台灣之後 南韓、泰國等也表態加入意願
 
CPTPP現有11個會員國,包含澳洲、汶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紐西蘭、秘魯、新加坡及越南,會員國人口達5億,GDP合計約11.1兆美元,目前繼台灣、英國及中國提出加入CPTPP申請之後,南韓、泰國、印尼和菲律賓也表態想要加入協定,而一銀、合庫兩大行庫在全體台資銀行中,與CPTPP範圍高度重疊的東協國家據點密集的程度可說名列前茅,對於上述金融業所注意CPTPP的層面亦已有相當的研究、評估。

若加入CPTPP,將為已在東協國家設點的銀行業者帶來哪些新商機?

對此,一銀分析,一旦我國獲准加入CPTPP,未來國銀申請新金融業務將享有平等待遇、碰到業務爭端時也能透過更好的仲裁機制來解決;合庫則看好,應有助於化解目前許多台資銀行擬進軍的目標國所設置的門檻及限制等問題,而且我國在經濟自由及開放程度,以及勞權、環境和補貼議題上,有相對高標準的規範,在這些面向較具加入CPTPP的優勢。

 
商機更多 有助跨境金融及大型聯貸
 
從關務署、金管會的統計指出,我國與CPTPP成員國經貿往來關係密切,亦為金融業布局重鎮。2020年CPTPP11個成員國合計占台灣貿易總額約24.5%,其中,包括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及越南等為我國前10大貿易夥伴;另據金管會統計,截至2021年上半年底,國銀於CPTPP成員國設立分支機構家數達137家,占全球分布比重約26%,顯見CPTPP成員國已成為我國金融業擴展業務的主要市場,其中,越南及澳洲為近年國銀申設海外據點的重點國家。

對於金融業因為加入CPTPP所能獲得的新商機,一銀認為,我國金融業未來在跨境金融及大型聯貸上的商機將更多。

一銀分析,由於東協國家擁有6.3億龐大人口,近年來隨當地經濟成長動能強勁,加以美中貿易戰風險猶存,使全球製造業供應鏈重組蔚為風潮,促跨國企業積極將生產基地外移至東協國家,其中,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除已加入CPTPP外,尚與其他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等,帶動當地民間消費與商業投資活動興盛,並吸引外資大舉進駐,進而使相關資金需求穩健成長,或有助於國銀爭取跨境金融、大型聯貸等業務商機。

一銀認為,跨境金融商品的銷售,在加入CPTPP之後是否能更順遂,恐怕要看各國在「准入」方面的執行,包括是否讓銀行業者對於可營運的項目,給予全面開放、比照等同於當地一般銀行可營運的項目;對此一銀進而分析指出,現階段能否銷售跨境金融商品,即視銀行業者本身所具備的執照而定,倘若走分行路線的,多半不被允許做個人金融業務,除非是做子行,這點公股、民營銀行之間就大有不同,民營銀行有許多走子行路線,營運即等同於以「全執照」方式來營運,也能做跨境金融商品的銷售,因此,加入CPTPP之後,除了對銀行的企金業務外,接著在理財、消金業務方面,是否也讓國銀得到更多的機會,就要看其開放執照、開放「准入」,例如能比照當地業者的待遇來開放業務的空間有多大。

此外,一銀也看好一旦我國獲准加入CPTPP,未來國銀申請新金融業務將享有平等待遇,並能在CPTPP協定所設置的爭端解決程序,包括設立仲裁小組及委員等,於一定期限內提出報告或做出決定等,獲得更多保障,將有利於國銀業者在當地的業務推展。

 
產業面受益 供應金融業更多機會
 
合庫則評估,由於CPTPP會員國中,如紐、澳、日、加、星等對於外人投資本就持開放態度,且國銀海外分行仍多以承作國際型聯貸案為主,這些業務是在目前未加入CPTPP的狀況下,就已在進行,加入CPTPP的相關影響較小,反而是在CPTPP現有及欲加入的會員國中,越南、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對於外國銀行業進入布局,通常設立相對的門檻與限制,例如在准入方式、持股比例、業務限制等,這些國家都是國銀擬布點的熱門國,若能透過CPTPP推進會員國金融法規改革,降低門檻,調整不公平待遇,對於我國金融業進入會員國當地市場設立據點,或是對已進入者在拓展業務上應有正面的幫助。

此外,合庫並看好產業面的受益,也會回過頭來供應金融業更多的商機。

合庫進而分析,會員國之間降低貿易關稅、減少規費,排除自由貿易障礙,進一步開放市場下,有利促進我國具有相對競爭優勢的廠商與會員國間的貿易或投資,進而擴張其業務,增加物流及金流需求之後,再進而衍生對金融業的融資貸款、外匯交易、保證或資產管理等金融服務需求,將更有助於我國銀行業在東協國家的海外商機。

 
開放新進外銀來台影響有限
 
而一旦台灣能順利加入CPTPP後,開放新進外國銀行業來台,對台灣金融業影響程度如何?

對此,合庫指出,我國在201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前,即已全面推動金融自由化,大幅放寬金融服務業的限制,加入後金融服務市場更是高度開放競爭,金融服務業者在國際上有一定的競爭力;此外,CPTPP為高標準的區域經濟整合協定,對於將面臨的制度改革、產業調整及市場開放等挑戰,金管會亦在幾年前就已經提前評估,發現台灣的法律制度與CPTPP的要求沒有太大差別,跟成員國之間也無明顯差距,可說已做好準備,因此開放新銀行業者進入市場,對現有業者影響應屬有限。

 
可有效化解設點障礙
 
一銀也認為,我國加入CPTPP之後,先前國銀在東協國家經常碰到的設點障礙應能有效化解,進而在會員國透過參股、併購、合資等方式進軍的機會將更大,目前尚未成功進駐的金融業者,未來也因而有更多機會可以進場。

一銀指出,有鑑於國內金融服務市場胃納量有限,近年來我國金融業者多伴隨台資企業相繼擴大布局海外營運版圖,尤其東協國家因利差較大,加以近年來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不遺餘力,吸引國銀紛紛進軍東協市場,不過此時經常碰到同樣的問題,就是部分國家為保護本土銀行及防範外資銀行過度競爭,如越南、馬來西亞等,即對外資銀行核發證照政策趨緊。

就以越南為例,據金管會統計,截至7月底,我國仍有11家銀行申設14個越南據點尚未獲當地主管機關核准,未來,若我國能順利加入CPTPP,由於CPTPP成員國金融機構於其他成員國設立分支機構或進行收購等,可與當地金融業者享有公平競爭條件,而且各成員國承諾將提升金融服務的監理透明度,因而在我國獲准加入CPTPP之後,可望改善國銀進入東協市場待遇,或有機會爭取當地主管機關加快核發證照,並且透過併購、參股或合資等方式拓展海外市場。

另一方面,CPTPP開放更多的銀行進駐設點,恐怕市場的競爭會加劇,一銀認為,應該提早做出準備。

就其分析,雖已在CPTPP成員國設立據點的國銀業者具有先行者優勢,但由於部分國家,如越南、馬來西亞等,銀行產業競爭日趨激烈,一旦開放新進的金融業者進入,恐使當地銀行業競爭加劇,進而分食現有銀行業者市占版圖;此外,CPTPP各國的經濟發展程度、金融法規、人均所得等差異甚鉅,使當地銀行業的發展呈現極大落差,國銀業者應擬定最適進入市場策略及做好市場區隔,並積極開發台商以外市場,方能因應上述競爭加劇的情況,繼續順利搶攻海外商機。

 
加入有其必要性  落實在地化以因應變局
 
台灣因多年來持續受到中共打壓,使得台灣在國際上的自由貿易協定相較於其他國家偏低,但也使台灣的金融業更能在限制重重的環境下生存。

合庫對此即分析,雖然東南亞國家有其門檻與限制,且過去以來我國在國際上自由貿易協定的覆蓋率低於其他亞洲國家,但國銀在強化自身彈性及國際競爭力下,於海外市場仍持續有所斬獲,海外盈餘占比節節升高,因此不論能否加入CPTPP,在海外拓點布局、案件來源或經營獲利上的直接影響應屬有限。

但另一方面,合庫也分析,台灣若未加入CPTPP,因日本已為會員國,南韓、中國亦申請加入,隨這些競爭對手廠商規模持續坐大,台灣廠商因相對缺乏規模經濟持續資源投入行銷和研發,長期下來將喪失競爭力,間接影響國內銀行業,因此加入CPTPP仍有其必要,在產業面上,是否加入CPTPP,主要對石化、塑膠、鋼鐵金屬、橡膠等產業影響較大,而不論是否成功加入CPTPP,國銀對海外的經營,未來除了跟隨台商腳步,更需落實海外經營在地化耕耘當地客戶,並分散布局,加強自身競爭力,才能因應各種變局。


 
文〈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43期]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http://service.tabf.org.tw/TTB)